大星3d彩票走势图|360彩票走势图表票
文物鑒定
古董鑒定Content 首頁 > 古董鑒定 >
來鑒定的古董都是真的? 合肥一團伙假借鑒寶為幌子詐騙240余萬元
  以所謂的文化公司為掩護,打著鑒寶、代為出售等幌子實施詐騙,涉案金額達240余萬。日前,經合肥市廬陽區檢察院提起公訴,法院一審判決被告人李某、韋某、劉某等10人均犯詐騙罪,分別判處有期徒刑十二年零六個月至一年零四個月,緩刑二年不等刑罰,并處120萬至1.5萬元不等罰金。一審判決后,李某等人提出上訴。目前,該案正在二審審理中。
  凡是拿來鑒定的古董都忽悠成“真”的
  2017年6月初,家住陜西省的陳先生,想著把家中的一幅畫拿出來鑒定一下,要是真跡就準備賣掉。其在通過網絡搜索“藏品出售”時,彈出了一個對話框。在按照要求填寫相關個人信息后,沒過幾天,陳先生就接到了一個自稱是鑒寶欄目海選機構工作人員打來的電話。
  “您的這張字畫要是真跡的話,至少也能值300萬以上。”該工作人員在看了陳先生發過去的收藏品照片后,馬上給出了讓其目瞪口呆的估價,并熱情邀請陳先生帶著收藏品到公司總部,請“知名專家”為其進行現場鑒定。
  詐騙公司
  2017年6月11日,陳先生來到位于合肥市的安徽納古文化傳媒有限公司(以下簡稱納古公司)。一位自稱韋總的人接待了他,其遞過來的名片赫然印著“CCTV老故事”“藝術名家”等字樣。在看到接待人員來頭這么大,加之公司裝潢高檔,擺放著各種授權證書、獲獎證書和“古董”,陳先生選擇了相信。先是交了500元專家鑒定費,在得到“是真跡”的鑒定結果后,其又與納古公司簽訂了《藝術名家》欄目服務協議,并交納傭金39800元。
  當年8月26日,其被納古公司邀請到北京的一家攝影棚錄了一期節目,便一直苦等。直到接到公安機關的通知后,才意識到被騙。
  陳先生的遭遇并不是個例。經查,在不到一年的時間內,就有89名受害人,被納古公司利用相同的手段詐騙錢財達2433000元。這些被害人的“收藏品”只要到納古公司進行鑒定,結論都是真品,少則價值幾萬元,高的價值數百萬元。
  一線城市學來的詐騙手法
  被告人李某、韋某對于利用假借收藏品鑒定銷售進行詐騙的手段并不陌生。從2011開始,兩人就在上海市的一家經營收藏品的公司擔任業務員。主要工作就是通過電話聯系客戶來公司鑒定收藏品,然后以代為保管或者展覽銷售等名義收取高額傭金。每簽訂一單,就能拿到豐厚的提成。2016年,上海市公安機關對上述詐騙手段進行嚴厲打擊,眼見多家類似的公司被查,李某和韋某害怕之下一起辭職回到合肥。
  2016年4月份,韋某在合肥市注冊成立了納古公司,主營收藏品鑒定和銷售。因剛開業就被公安機關巡查,其不敢開展業務,公司瀕臨倒閉。
  詐騙公司為客戶展覽的“真品”
  為能盡快賺錢,2017年春節期間,韋某和李某商量利用納古公司的殼,按照以前在上海學到的經營模式,在合肥大干一場。李某欣然同意,并拉來了一位曾在廣州市從事過這個行當的朋友湯某(在逃)。3人商定,李某出資20萬元占50%股份,韋某和湯某各出資10萬元,分別占25%股份。李某任公司總經理,韋某和湯某任市場總監。在很快就完成公司選址、員工招募培訓等相關準備工作后,納古公司于2017年3月8日正式開始營業。當年7月8日,劉某加入納古公司任市場總監并兼任業務團隊隊長。
  為了讓客戶相信納古公司是個正規合法有實力的大公司,李某等人不但將門店裝飾的高檔奢華,而且還邀請所謂的“知名鑒寶專家”現場坐鎮,并在醒目位置設立“CCTV—老故事頻道”和某著名主持人宣傳海報等等。與客戶簽訂的合同也是直接沿用了他們以前在上海工作過的那家公司的合同模板,只是將其中的一些代為拍賣、保證銷售的字眼刪除,顯得非常正規。
  先要讓客戶“膨脹”起來
  被害人來到納古公司后,經過話術培訓的接待人員會通過介紹公司實力、參觀展廳等各種方法,取得被害人信任。而后,按照500元一件的價格,讓“專家”對被害人的藏品進行鑒定,但不會報價。
  若“專家”不在,壓根就不懂文物鑒定的李某等人還會親自上陣進行鑒定。鑒定完畢后,韋某、李某等人會和被害人進行私下交談,謊稱被害人手里的物品是好東西,價值數十萬乃至數百萬,只要交一定的傭金,公司就可以代為宣傳和銷售,而且能賣出高價。
  為了讓被害人心甘情愿地交納8800元至39800元不等的傭金,李某等人還炮制出了“上電視”的把戲。他們與北京的一家文化傳媒公司簽訂合約,請他們拍攝一些類似鑒寶的節目。然而這只是個幌子,拍好后根本不會在宣傳冊上印制的全國100余家電視臺播放。李某等人只是把視頻鏈接發給被害人,讓被害人相信自己的藏品真的上電視了。至于他們宣傳的能上“CCTV老故事頻道”的《藝術名家》欄目,實際上只是韋某在網上搜索到的一個早已停播的節目。
  “通過鑒定、員工集體報價等環節,讓客戶相信自己手里的東西都是天價,給他們制造一個一夜暴富的夢。客戶自我膨脹起來后,我們才能騙到錢。”李某等人交代,納古公司即沒有建立銷售部門和銷售渠道,也沒有進行任何銷售的實際操作。在騙取被害人的傭金后,就不會再有任何服務。“一直以各種借口拖著,直到被害人失去信心,自己放棄。”
  2017年11月7日,在經過一段時間的偵查后,公安機關展開收網,上述被告人被“一鍋端”。(馬云東 張燕)
分享到:
文物鑒定
古玩鑒定
 

掃描并關注

微信公眾平臺

大星3d彩票走势图